新聞中心

濟南海關眼中,渤海實業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發布日期:2017-07-01點擊量:4853

 大豆是山東省進口量最大的農產品,2015年在融資性進口受限和生產動力不足雙重壓力下,山東省大豆進口出現斷崖式下滑,當年進口量、值雙雙下降。2016年,部分企業仍未從重創中恢復元氣,山東省大豆進口延續上一年的下降態勢,全年共進口大豆1416.5萬噸,價值367.1億元,比2015年分別下降11.1%、13.2%,但整體降幅明顯收窄。全年共有18家企業參與大豆進口,較2015年減少7家。隨著競爭者的減少,山東省大豆進口集中度進一步提高。
 


“為伊銷得人憔悴”
2016年山東省大豆進口量下滑,與融資性進口大幅減少密切相關。自2014年下半年開始,融資商品倉單重復質押及企業信用風險事件頻發,導致銀行嚴控貿易融資。受此影響,2015年山東省大豆進口遭受重創,進口量值分別下降40.7%和55.2%,也是近10年以來山東省大豆進口首次暴跌。時至2016年,企業信用證開立依然受限,融資進口的減少引發了大豆進口10強榜單的新一輪洗牌。


 

山東晨曦集團有限公司作為2015年大豆進口“狀元”,在2016年進口量和進口值分別下降33.7%和34%,讓出榜單頭把交椅,跌至第2位,在進口百強總榜單上的排名也由第8位滑落至第22位。同期,受到影響的還有中糧黃海糧油工業(山東)有限公司和臨沂盛泉油脂化工有限公司,企業迫于形勢和資金壓力調整進口計劃被擠出了2016年10強榜單的“大門”。此外,2016年排名第7位的中益海(煙臺)糧油工業有限公司和新晉企業高密市新春油脂有限責任公司進口業績也出現明顯下滑,在進口百強榜單中分別下降9個和12個位次,列榜單第52位和第88位。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國家加強融資監管以來,雖然山東省大豆進口總量減少,但有利于大豆加工產業回歸本源,大豆生產企業的進口量明顯增長。在經歷了前幾年的低迷走勢之后,2016年國內大豆下游產品價格出現回升。其中,豆油的競爭產品棕櫚油和菜籽油2016年產量均因氣候原因下降,拉動國內豆油價格由年初的低位,逐步震蕩攀升。另外,大豆蛋白是我國生豬養殖、水產養殖、禽類養殖所需要的植物蛋白的主要來源,2016年期間,豆粕的銷量和價格也在國內養殖利潤回升、補欄熱情增加的大環境下出現明顯上浮。

下游產品的價格上漲,刺激大豆加工企業壓榨利潤回升。2016年,除了4月至6月份美豆大漲時壓榨利潤下降,大部分時間油脂加工企業都有比較好的利潤,大致處于250-400元/噸的高位,良好的壓榨利潤刺激油廠保持高開工率,促進生產企業增加大豆進口量。
 


得益于行業回歸良性發展,市場需求快速回升,大豆加工型企業開始放開手腳,一路“高歌猛進”。在2016年大豆進口10強榜單上,加工企業表現搶眼,有6家生產加工企業進口量實現正增長。
渤海實業集團是美國、巴西、阿根廷等國家的大豆協會優質會員,在全球具有較高的企業信譽和知名度。2016年其旗下的山東渤海油脂工業有限公司大豆進口量增長10%,成為山東省大豆進口新科“狀元”,在當年山東省進口百強總榜單上保持第17位的好成績,而其兄弟公司青島渤海農業發展有限公司進口大豆增長9.9%,位列大豆進口10強榜單第4位。
另外,同屬于香馳控股有限公司的山東香馳糧油有限公司、龍口香馳食油有限公司2016年由于集團內部調整,兩家企業進口量出現互補性漲跌變化,不過并不影響他們再次雙雙進入大豆進口10強榜單,在當年山東省進口百強總榜單上分別位于第29、66位。
 


10強榜單中,日照市凌云海糖業集團有限公司可謂是“老樹發新芽”,在國內大豆壓榨行業紅火勢頭的帶動下,2016年企業重啟了停滯多年的大豆加工業務,恢復大豆進口并一舉沖入10強榜單列第9位,在我省進口百強總榜單大幅上升34個位次,列第45位。
總之, 2016年,山東省大豆進口量前10位企業合計進口大豆1269.8萬噸,價值344.1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2%和4%,分別占當年山東省大豆進口量、值的89.6%和93.7%,比重較2015年上升4.4、8.7個百分點。
 


“山寺桃花始盛開”
2016年,“基差銷售”這種大豆和豆粕產品采購、銷售新型模式的“走紅”成為大豆進口增長的強勁助推力。“基差銷售”定價采用“合理基差+期貨價格”的模式,賣方與買方在簽訂銷售合同時只確定基差,最終價格由買方在簽訂合同到最終提貨期這段時間內任意選擇一天相應期貨品種合約的價格加上此前確定的基差確定。這種定價模式可以有效降低企業的經營風險,實際上部分油廠在提前預售基差后,通過內外盤套保,基本提前鎖定壓榨利潤,大大降低企業為油脂和粕類的行情變化所承擔的經營風險。

“莫言下嶺便無難”
2016年我國累計進口大豆8391萬噸,增長為2.7%,預計2016年我國大豆對外依存度達到87%。雖然山東省大豆進口呈下降態勢,但是面臨的問題與全國基本一致。
 


 

大豆需求不斷增長與大豆種植面積不足、國產大豆壓榨出油率低的矛盾,壓榨企業產能不斷提升與國內供應量不足、大豆價格競爭力低的矛盾,身為全球最大的大豆購買市場與長期缺失大豆國際定價話語權的矛盾,都導致我國大豆對外依存度逐年升高。
此外,國務院印發《關于擴大對外開放積極利用外資若干措施的通知》,明確取消油脂加工外資準入限制。允許外資投資油脂加工,將有可能引發新一輪外資企業投資油脂加工業的熱潮。國際食用油行業巨頭掌控著國際食用油料貿易的供給來源,將會借助大豆采購的渠道優勢,優先采購進口大豆,可能進一步推高大豆對外依存度。



發展建議
隨著大豆加工收益改善,企業擴大再生產意愿的增強,預計2017年全國大豆壓榨總產能可能進一步提高至1.8億噸左右。在火熱的市場行情下,大豆進口和加工的龍頭企業更要立足市場實際,明確企業定位和發展路徑,科學規劃產能,促進行業健康向好發展,尋求突破國外巨頭的行業壟斷,爭奪更多話語權。
2017年,國家持續重點關注“三農問題”,提出要建立大豆、天然橡膠等重要農產品生產保護區,進一步優化農業區域布局,鼓勵擴大大豆種植面積,提高國產大豆的品質和效益,將有利于緩沖進口依存的風險。此外,針對國產大豆高蛋白含量優勢特性,龍頭企業應大力發展精深加工,努力與國際大豆實現差異化競爭,形成資源高效利用,增強國產大豆的競爭力。